欧宝体彩(亚洲)官方网站 · 2023年1月18日 0

他是“希特勒的影子”因一杯白水被免职的副官克劳斯

希特勒身边有很多个副官,这些副官负责他的日常起居、车辆行程、安全保护、行政财务等繁杂琐事。副官们经常更替,有些是主动要求到基层指挥部队,算是一种“挂职锻炼”的方式,有些人则是犯了错误,被希特勒贬到一线部队服役,算是“戴罪立功”的形式吧。

上一篇文章介绍了因不分场合调侃希特勒被发配去东线的副官达格斯,今天讲的这位,原本是希特勒最器重的副官,也是因为一件小事被撤掉了副官职务,他名叫卡尔.威廉.克劳斯。

线月的一天,希特勒来到被占领的波兰视察,沿途舟车劳顿、演讲滔滔不绝,早已口干舌燥、喉咙冒烟,他吩咐副官贴身克劳斯给他拿一瓶“法辛格”牌的矿泉水解渴,平时他只喜欢喝这个牌子的矿泉水。

然而,由于克劳斯的疏忽,出发时他忘记了携带矿泉水,一番手忙脚乱之后,克劳斯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杯白水,谎称这就是元首喜爱的矿泉水,希特勒喝完后砸吧砸吧嘴,觉得不对味,他已经感觉到这不是他平常喝习惯的那种矿泉水。在他的一再追问下,克劳斯不得不承认,这就是一杯普通的白水。

克劳斯是希特勒最欣赏的副官,其实他如果勇于承认失误,坦白地告诉希特勒忘记带矿泉水了,然后再请示元首:果汁芬达咖啡茶,亲爱的领导喝点啥?想必希特勒也不会为难他,但他这时候却犯了职场大忌,竟然用假冒伪劣产品欺骗领导,这就上升到人品与忠诚的层面了,错误可以原谅,忠诚绝不含糊,而且希特勒一直担心波兰的水里有毒,这是他最忌讳的事情,如此一来,克劳斯的下场必然不好过,他被撤去副官职务,打铺盖卷回了一线部队,上战场拼命去吧,这就是一杯白水引发的悲剧。

卡尔.克劳斯生于1911年,曾学习过室内装修和建筑,1931年加入德国海军,在海军地面部队服役,算是最早的海军陆战队员。1934年,希特勒视察海军时,一眼就看中了这个精明能干的小伙子,直接把他从海军调到了党卫队,安排在自己身边担任贴身副官,授以三级突击中队长(少尉)军衔,同时还保留了克劳斯海军预备军官的编制。由此可见,希特勒非常器重克劳斯,他是希特勒最早的贴身副官之一。

希特勒告诉克劳斯,作为副官,他直接对自己负责,所见所闻均必须严格保密。克劳斯牢牢的记住了这一点,因此,在1937年的平安夜,希特勒带着克劳斯偷偷地溜出了总理府,跑到柏林城里嗨了一整夜,第二天才回到总理府。克劳斯倒是守口如瓶只字不提,但事情很快就被希姆莱知道了,他把克劳斯狠狠地训斥了一顿,如此出格冒险的行为,作为副官不仅不报告,反而跟着元首玩伙起闹不扯票,不骂你骂谁?

从这件事就能看出,希特勒是多么信任克劳斯,如果他智商在线,断不会因为一杯白水就丢了别人梦寐以求的美差,但是,历史没有如果。

1935年初,一位新的副官前来报到,他叫海因茨.林格,林格被安排给克劳斯当徒弟,克劳斯手把手地培训林格,如何做好副官的本质工作:上午九点左右,敲门把希特勒叫醒,把报纸和亟待签署的文件放在门口。穿着睡衣的希特勒会浏览一下新闻,签署文件。然后洗漱打扮整齐,来到餐厅吃早餐。希特勒的早餐通常是一个苹果、几片奶酪面包和茶。

除了日常起居,副官还需要揣摩元首的心思,比如每天都得准备几部不同题材的电影拷贝,在晚上放映给希特勒和他小圈子里的人观看。希特勒最喜欢《孟加拉骑兵》这部电影,他最喜欢的女演员是葛丽泰.嘉宝。

克劳斯被称为“希特勒的影子”,因为在二战前那些年,不论希特勒走到哪里,克劳斯总是跟随在他身边。从大量的历史资料照片中就能看到这一点。然而,这位“影子”没料到,他的副官生涯会因为一杯水而结束,他的徒弟林格,接替他成了希特勒的首席贴身副官,一直待在希特勒身边直到他自杀为止,这可真是教会徒弟就饿死师傅啊。

灰溜溜的克劳斯回到海军部队,1940年参加了入侵挪威的战役,在纳尔维克惨烈的战斗中幸运地活了下来,获得二级、一级铁十字勋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此后他再次被派到帝国总理府,但这次不是担任希特勒的副官,而是驻总理府的装备部军官,可能是他的上司看中了他曾经在希特勒身边的人事关系吧,人熟好办事嘛,所以克劳斯又在机关过了两年清闲的好日子。

1943年底,克劳斯晋升为党卫军上尉,离开机关前往刚组建的党卫军第十二“希特勒青年团师”担任防空部队的下级指挥官,在这里,克劳斯居然还搞了个小发明,设计出了一种新式武器。

由于当时的德国基本上丧失了制空权,面对盟军飞机的狂轰滥炸,大多数时候只能依靠地面高炮及高射机枪还击。克劳斯对单一的高射机枪火力不太满意,于是他设想,把四挺20毫米的高射机枪安装在四号坦克的底盘上,周围装上装甲护板,以保障机枪手的安全,发射时四挺机枪同时开火,他把这项发明命名为“四号高射炮”,又称为“旋风”。

克劳斯对自己的发明深以为然,他把设计方案告诉了装甲团长马克斯.温舍,温舍在1938年10月开始担任希特勒的副官,两人曾经是老同事,而且温舍年龄比克劳斯小几岁,担任元首副官的时间比克劳斯晚得多,只能算小字辈。然而人家小温现在已经是中校团长,克劳斯还只是个上尉,这差距,啧啧!

温舍非常支持克劳斯的新发明,他把这事上报给了相关部门,最后竟然报告到希特勒那里去了。希特勒看见克劳斯这个“回头浪子”开始出息了,倍感欣慰,立马批准“旋风”进行生产,而且很快就装备到克劳斯的部队里,据说在后来的诺曼底战役中,克劳斯的防空部队用“旋风”击落了45架盟军飞机。

“旋风”大约生产了100辆左右,后来还搞了个2.0升级版,取名叫“东风”,这个名头有吓人哦,大家都懂的。我对武器比较外行,只知道“东风”的口径加大为37毫米,其他的就不了解了。

1945年5月,克劳斯成为盟军的俘虏,一年后获释,虽然他曾经是“希特勒的影子”,但并没有犯下战争罪,所以也没有被追究。克劳斯战后生活在德国中部地区,把他当兵前学习的老本行重新捡起来,从事室内装修设计的工作。

后来他写了一本回忆录,名叫《希特勒身边的九年》。2001年5月,克劳斯病逝,终年90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