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宝体彩(亚洲)官方网站 · 2023年2月4日 0

日本黑帮大佬全网悬赏300万只为追回心爱的小摩托

自己心爱的摩托车被盗,悬赏300万日元捉拿偷车贼,提供犯人确切情报和发现车辆踪迹的热心人同样能获得100万日元谢礼。

这件事在当地引发不少关注,甚至登上了本土电视台,因为车主的悬赏金额已经远超这辆旧车本身在二手市场上的价值。

在悬赏推文的评论区里,有摩托车友向不解的围观群众解释:“摩托车就像是爱车人的家人,其价值不能简单用金钱来衡量。”与此同时,一些本就关注这名车主的粉丝则幸灾乐祸地表示:“这下偷车贼可摊上大事儿了!”

因为这位叫作“Z李”的车主是一名 “极道大佬”,是社团“新宿租界”的话事人。

Z李的推特主页记录着他的日常生活,主要内容不外乎是白天赌马、晚上泡吧,酒足饭饱再跟小弟们一起开摩托兜风,相当符合人们对于日本黑道团伙的刻板印象。

这位Z李还是李连杰的忠实粉丝,他的头像是李连杰的漫画肖像,推特封面是李连杰主演电影《龙之吻》的剧照,字幕写着“为什么杀他”,就连他的座右铭也是中文写就的“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再一次证明自己”,同样出自李连杰在一次采访中的发言……

他的推特名里写着“NO WAR”,挂着和平鸽,字里行间却处处透着一股“劝你别惹我”的凶狠劲儿。

寻车心切的Z李也毫不遮掩自己的身份,他直接拍出了三百万日元的现金,向偷车贼的同伙们放话,只要把犯人和被偷的车送回来,一样可以拿到悬赏。他甚至暗示偷车贼也可以假装自己是“善意第三人”把车送回来领赏,自己不会深究。

Z李还专门开了个推特tag叫作“回来吧俺的巴布!”(巴布是他给自己摩托起的爱称),让大家把相关线索都发到这个标签下,方便他和同伴们调查整理。

或许正因为阵仗太大以至于打草惊蛇,Z李的爱车就此好似人间蒸发,没人寻到任何踪迹。近四个月过去,Z李的三百万悬赏还是没能送出去。

曾经热闹的“回来吧俺的巴布”tag下也只剩下Z李的自怨自艾,他要么是对着巴布的旧照片触景生情,说:“犯人,你至少要对他好一点啊!”

直到十几天前,Z李还在凌晨突然发帖怀念起他的巴布来,他一边说自己绝对不会原谅偷车贼,又说要是对方现在趁自己心情好把车还回来也不是不能放他一马。

事情在11月初迎来了变化,有网友在二手交易网站上发现有人正在抛售一批摩托车零件,其中一些和Z李丢失的巴布所属型号相同。

在这些二手拍卖品中,有一个坐垫更是和当初Z李发出的照片里连损伤位置都一样,直接引发了好事者起哄抢拍,在不到半小时的时间里从五万日元的起拍价飙升到上百亿。

滑稽的是,尽管偷车贼谨慎地时隔三个月才开始销赃,却在拍摄车灯和保险杠这些反光器材的照片时,把自己的倒影也拍了进去,样子和当初监控录像留下的身影颇为相符,一定程度上佐证了这个卖家正是偷车贼本人。与此同时,这个账号也在兜售其他型号的摩托车零件,意味着此人多半是个惯犯。

随着嫌疑犯露出马脚,Z李也很快发布了一条推文:“偷走巴布的人,我知道你在哪里了,我现在就出发”。

面对爱车惨遭“分尸”的事实,Z李显然比之前更加愤怒。在前往嫌疑人住址的路上,他还不忘发推特吓唬对方:“看照片你的手上有纹身是吧,我们会送你个新纹身做礼物的,放心,我们做纹身很讲究的。”配图则是在几个月前,Z李和他的社团成员给一名骗子的胸口和手指刺上了“诈欺师(骗子)”和“诈欺注意(小心骗子)”字样。

这也让围观的人们回想起来:这位Z李不止是一名爱车心切的失主,还是一名暴力团成员,他很可能对偷车者施加法外私刑。

随着夜幕降临,Z李和他的团员们到达了嫌疑人所在的住址,包围了公寓的出入口。

Z李还向嫌犯发出了最后通牒,告诉对方如果在17:30之前自投罗网的线%的过错。评论区里有网友发起投票,预测嫌犯是否会按时投案,四万多名参与者里只有4%觉得对方在这种情况下还敢冒头。

有和嫌犯同住一栋公寓的人拍摄了Z李的社团围拢在家门口的景象,有人说自己看热闹看得笑个不停,也有人说小区里围了很多可怕的人感到不安,Z李则向他们表示歉意。

这样的阵仗最终引来了当地的警察,被警车包围的Z李忿忿地表示小偷明明比他更坏,却是自己一方受到了管制,但他还是就地疏散了部分社团成员。

最终不知通过何种途径,Z李一行人进入了嫌犯的家中,在那里找到了巴布的残骸,还发现不少来自其他摩托车的零件。

之后的Z李又上传了一段视频,记录了他向车窗外的警察一一敬礼慰问,配的文字却是“所有调查都是我自己来做,他们就只会来拿好处。”

看热闹的人们所期待的“处刑”场面最终没有发生,但Z李的所作所为还是被诸多爱车人士奉为“义举”,他们在评论区讲述自己爱车被窃、报案后警察却爱答不理的经历,认为就该有Z李这样的人出面威吓惩戒窃贼,让他们有所忌惮。

回家之后,Z李连发几条推文来讲述他进入嫌犯家中的具体细节,他说自己是看到偷车贼有个上小学的女儿所以决定放对方一马,又说自己未成年时也曾走歪路偷过车,觉得这事是自己应得的因果报应,总之决定让这件事告一段落。

Z李的发言让他的支持者们更认为他是条讲情重义的汉子。但此时也有不少看客回过味来,开始觉得这就是一场“贼喊捉贼”的闹剧:曾经偷车的Z李没有真正受到处罚,如今的偷车贼也被他放过一马,整个事件从头到尾就不存在“正义”可言。

在反对者看来,Z李一伙人凭着一张模糊的反光照片就指认他人为罪犯,没有确凿的证据就闯入他人家中,这一切都是违法行为,如今说这些话也不过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意外遭遇质疑的Z李看起来有些恼火,他开始与人辩驳,质问对方难道就没有做过什么错事却没受到惩罚,又摆烂式地忏悔说自己还去录像店偷看过以及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说自己不跟喜欢站道德高地的人做朋友,最后留下句:“不吵了,睡觉去”便扬长而去。

第二天中午,Z李似乎已经从昨晚的争吵中释怀,他在醒来后发了条推特:“起床后看见许多盗窃者在忏悔,早安。”

事后也有人联系到Z李,说自己之前通过这名卖家买到了巴布被拆分的零件,愿意归还给他,Z李则表示巴布的事情已经过去,自己也有了新的爱车,只希望买到零件的人们继续善待它留下的遗物。

曾经痛失爱车、夜不能寐的Z李如今对这件事表现得云淡风轻,但他社团里的一名成员此刻却头疼得很。

在此前闯入嫌犯家中的时候,这位小哥曾出镜指认赃物,在事情传开之后,他的肖像却被误传为盗车者本人。

虽说为了一辆摩托车闹得满城风雨,但Z李和他的社团“新宿租界”给人的印象,显然和那种成天喊打喊杀砍人手指的暴力极道有所不同——至少明面上如此。

“投资咨询”是 “新宿租界”最主要的线上业务,但实际上就是一家会员制的赌博资讯网站,花钱加入会员后就能获得一些赛马赛艇的所谓内幕消息和结果预测。

这种生意在一些人看来和诈骗无异,但本身在日本确实并不违法。身为网站头牌“占卜师”的Z李虽然常在推特上晒出自己押中大奖,却也不会说自己“逢赌必中”“定能让人赚钱”,他甚至还曾在推特上揭发同行坑骗客户钱财,引发一系列骂战,场面堪称“赛博火并”。

有人质疑所谓咨询只是社团的表面生意,背后真相是等参赌者输钱之后再借机对其放高利贷,这也是日本黑帮的老套路。

Z李很少正面回应这种传闻,但“新宿租界”时常在线下举办一些公益活动,像是在炎热的天气向路人派发避暑用品,向山区学校送水,在冬天给贫苦的老人送去保暖衣物,定期向当地的无家可归者派送牛肉饭……

在推特上搜索“新宿租界”,最先映入眼帘的往往就是社团成员参与这些公益活动的照片。而除开赌博咨询以外,“新宿租界”旗下的其他业务就更像是些正经生意了。

Z李对于自家的食品也颇为自信,他说社团已经给和偷车贼同住一楼层的人们送去了点心,作为打扰了他们的赔礼,还相信他们之中一定会有人在品尝后成为回头客。

“新宿租界”在当地还有一家猫咖,收留的多是新宿街头的流浪猫,Z李本人也成天发一些店内猫咪的照片,说自己在烦恼下周该让哪只猫当店长。

从各方面来看,Z刘和他的“新宿租界”都很符合日本民众对于“新时代黑道”的期望:他们说话粗鲁、行事鲁莽,但表现得心眼不坏、有些侠义精神;他们有一些不堪的过去,不受主流社会接纳,从事边缘职业,但仍有一颗“浪子回头”的心,通常不打扰一般民众的生活。

Z李本人也很擅长迎合这种心态,他在网上发表过不少赚人好感的言论,像是挂地铁痴汉,让网友记下其嘴脸;揭秘金融诈骗的常见手段,告诫大家提防;就连玩手游也会谴责队友开挂,批评现在年轻人在网络空间不讲礼貌。

如果不是这次兴师动众扬言私惩偷车贼,大部分关注者或许都忘了Z李和他的社团成员们是游走于社会边缘的法外之人。

相比于网络上的高调,Z李现实中的身份却相当神秘,从未有人公开过他的真面目,“新宿租界”的成员们对他的来历和身份也是讳莫如深。

也正是因此,有人就此怀疑所谓的“Z李”其实是个虚构出来的“黑道系营销号”,只是借着近年来流行的 “正能量黑道”反差套路炒作赚钱。毕竟哪有正经黑道大哥成天搁那儿发推特,还给飞机杯带货的。

按照这个逻辑思考下去,这一次闹出的寻车事件自然也是自导自演,这就能解释为什么整个事件“高举轻放”,最终隐瞒了盗车者的身份,因为根本就不存在这么一个人。

不管背后的真相如何,Z李还是借着这场风波再度声名大噪,日本的电视节目也给他冠上了又一个新称号——里世界的暗曜者。